第157章 又见寒季12

    小北皱着眉,“我们不能这样,是我们做错了事,就是要接受惩罚,你们不能做这种事情,祭司和首领人都很好,我们不能害他们 。”之前挖笋的时候,祭司还和他换了工具,甚至后面拿去的笋子,祭司都没要,让他们留着自己换点食物。
    祭司和首领知道他们囤的食物是不够整个寒季吃的,所以想方设法的让他能囤点吃的。
    “什么叫我们不能害他们?明明是他们把我们赶走了,他们无情我们就无义,大家都是为了活着,你不要太天真。”一开始提起其他部落的那人说道。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小北有些生气,他觉得这些人有点不正常,这会儿也有点后悔跟着出来了。
    小黑表情变得很难看,阴恻恻的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你要回去告诉祭司吗?”
    小北一愣,忍不住发抖,又是这个表情,小黑今天已经出现过两次这样的表情了,看上去就让人害怕,“我...我没有要去。”他刚确实是有这么个念头的,可他再傻,也知道现在不能说。
    他们站在崖边,山间传来呜呜的风声,明明没有下雪,却到处都是雪花,除了风声,整个山谷都非常安静,只有他们讲话的声音,甚至讲话还有回声。
    小黑凑近了一点,“没关系,你要是现在后悔了,是可以回去的,只要你不把我们的事说出去。”他这句话漏洞百出。
    可小北这人就是会信,甚至脸上有几分欣喜,“真的吗?”
    “真的。”小黑说完,又往前走了一步,蹲到地上手里抓了一把雪。
    他们寒季外出的时候有时渴了饿了,都会吃一把雪顶一顶,大家伙也都习以为常,小北也没当回事,转过头去收拾他的东西,他带出来的东西其实不多,毕竟本来囤的就不多,那些南瓜玉米什么的也确实带不了,都留在之前的山洞里了,正好回去了还能继续用,他愿意挨打。
    “小北。”身后传来小黑的声音,小北下意识回头,下一秒嘴里被一个大雪球塞住,身体被大力的推了出去,小北睁大眼睛,眼神里全是不可置信。
    这事儿也就发生在几秒钟,阿桥没想到这人会这么狠,毕竟他刚刚也萌生了回去报信的念头,即便他离开了,可之前雪山部落的人都在那里,他不能看着那些人被出卖。
    小黑拍了拍手,一副无事发生的样子,崖下有一阵阵雪堆坍塌的动静,这样即便小北摔下去没死,可被埋在雪里,到不了天黑,就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他看向阿桥,“你说呢?我们要不要去那个部落。”
    阿桥总觉得,这人的眼神里有威胁,好像他要是不同意,下一秒被推下山的就是他了,阿桥吞了一口口水,嗓子干巴巴,凉飕飕的,什么都没吞下去,“可以。”
    小黑点点头,转头看向其他人,几个一开始还在犹豫的人,这会儿都点着头。
    一伙人改了路线,向着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方向慢慢的移动。
    深夜,寒季的夜晚偶尔也是安静的,没有风声,没有鸟叫,也没有雪落在地上那种簌簌沥沥的声音。
    所以几只狗子疯狂的叫起来的时候,原本熟睡的一群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纪朗被惊醒,旁边的青九已经翻身起来,坐在炕边了。
    “怎么了?猎风它们怎么叫这么大声?”纪朗揉着眼睛,说话的时候还打着哈欠,感觉刚熟睡就被这动静吵醒了,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来狗子们的作用了,即便是夜晚,它们依旧很警觉。
    青九开了灯,下炕披上衣服,“我出去看看,你把被子盖好,别灌风进去。”边说着边给人把被子压好,“应该没事,我猜是白天被赶走的那几人。”就是不知道是出了事回来了,还是想好了要受罚。
    青九出了院子,几只狗子围在门边,伸着脑袋往门槛外面看着。
    门外安安静静地,没听到什么声音,看来他们还没上山。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青九回头,西十也披着衣服出来了,“是阿桥他们吗?”
    西十点点头,“是他们...其中的几个,人数不太对。”
    果然没多久,大门被敲响,几只狗子看到青九他们出来之后就没再乱叫了,这会儿听到声音,都凑到大门边上,西十给开了门。
    是阿桥和另一个年纪稍大的狩猎者,抬着不知是死是活的小北。
    “他受伤了?”西十皱着眉,没让他们进来,毕竟人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也就半天的时间就这样了,还是得问清楚的。
    阿桥已经冻的有点反应慢了,哆哆嗦嗦的开口,“他被小黑从山上推下去了。”
    他们实在是有点惨,西十回头看了一眼青九,想问问他的意思,青九把门拉开,“先进来说。”
    门洞里有草垫子,几人先把小北放在上面,狗窝上搭着之前狗子们用的毯子,它们弄脏了,纪朗洗干净了,还没顾上给它们塞进狗窝里,青九顺手拉下来给小北盖上。
    门洞的手电很亮,可小北这会儿看起来,脸色发青,一副完全被冻僵了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说清楚。”
    原来小北被推下山之后,几人背着东西在天黑之前终于找了个能住下的山洞,小黑和另一个知道那个部落的狩猎者没打算直接就这样找上门去,而是打算先观望几天,看一下那个部落的实力。
    是阿桥和一个叫阿宽的狩猎者守夜,两人坐在洞口,阿桥心里有事情,有点出神。
    阿宽看了一眼在山洞里熟睡的几人,悄悄的蹭到阿桥身边,“阿桥,我...我想回去了。”一是他不想在外面过这种挨饿受冻的日子,再一个,祭司和首领对他们都很好,现在小黑居然想挑起其他部落和陶铁部落之间的斗争,他后悔了,即便现在回去要挨一百棍,他也想回去。
    “什么?”阿桥被他的话打断,反应有点慢半拍的转头看他,“回去?”他压低了声音,“首领也许不会接受我们了,毕竟他白天也给了我们机会。”
    阿宽搓了搓自己冰凉的手,看着山洞里挤在一起睡着的小黑几个人,“那我也要回去给首领说一下他们的打算,让首领他们早点做好准备。”
    他看向阿桥,“我知道你也不想背叛部落,即便以后不被部落接受,可这件事我想去告诉他们,我还是想留在陶铁部落。”
    “那要是首领说留下的话要挨打呢?你也愿意吗?”阿桥问他。
    阿宽点点头,“我们做错了事情,我愿意认罚,还有阿木以后要是真的没办法外出狩猎,我也愿意把我的肉分给他一些。”
    他不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原来在雪山部落,也是怎么安排他怎么来,这次也是小黑说了之后,身边几个关系好的都听了小黑的主意,他也就稀里糊涂的跟着做了这事儿,可回头去想,他其实是不想做这样的事的。
    两人嘀嘀咕咕了一会儿,观察了一下山洞里睡着的几人,应当是没听到的,山洞里位置有限,他们的东西都放在外面,阿桥故意大声的说了句,“我去外面上个厕所。”然后摸黑他自己和阿宽的竹筐和袋子拿了出来。
    阿宽听到他的咳嗽声之后,也出了山洞,两人背起东西就快步下了山,今天小黑杀小北的时候他们可是都看到的,这人心狠的出奇。
    这要是真被察觉到了,他们俩人对五个人是完全没胜算的。
    好在不是阴天,月光照的雪地很亮,他们还能找到来时的路。
    两人匆匆走了几个小时,终于在后半夜的时候到了小北被推下去的地方,这会儿小黑他们应该已经发现了,不过这里离部落很近,他们不敢追过来的。
    下了山,有什么爬动的声音传来,两人心都是突突直跳,毕竟马上要回去了,这要是遇到什么大型野物,那就完了。
    可没想到,是小北撑着一口气,在往部落的方向爬,他受了伤,雪又厚,他没什么力气了,都快被雪埋住了。
    两人赶紧把他刨出来,问了才知道,他运气比较好,被推下来的时候落在了一个大雪松上,周边引起了小型雪崩,他在树上待到结束才小心翼翼的爬了下来,可周边的雪厚的能埋了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山谷里出来。
    可出来之后,又饿又累,身上感觉哪里都疼,完全走不动了,就费劲的往部落爬,恰巧遇到了回来报信的阿桥和阿宽。
    一合计,就先把东西埋在雪里,等着天亮了回来拿,先把小北带回去吧,这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能活下来也是厉害了。
    阿桥刚开始讲这事得时候,纪朗和果七,飒十几人就从窑洞出来了,也都听明白了到底怎么个情况。
    “祭司,首领,我知道错了,不该破坏部落的规矩,还下那么重的手,要是阿木真的出了事,我愿意赔命给他,但是我想明白了,我不想离开部落,也愿意受罚。”阿桥很诚恳的说着。
    一旁的阿宽也跟着应和,“我也是,我也知道错了。”
    小北已经昏迷了,要不然估计态度比阿桥还诚恳。
    青九和纪朗几人也没想到,小黑出手这么狠,居然直接就想把小北杀了,小北这会儿也不知道伤的怎么样,还冻成这样,肯定不能放着不管。
    “先把他搬丰他们那个屋里吧。”青九发了话,丰他们屋里只住了三人,还有一个是个小崽子梧,炕上还算宽敞。
    阿桥学着之前纪朗教给他们的方式,帮着小北揉搓四肢,几人又检查了一遍,他穿的厚实,身上除了青紫没有伤口,也看不出来有没有外伤,不过人与其说是昏迷更像是睡熟了,呼吸也很均匀,不像是受伤严重奄奄一息的样子。
    梧睡得稀里糊涂的,被青九连人带被子抱到自己窑洞去了,小满这家伙睡得依旧踏实,对大半夜发生的事儿一无所知。
    丰和小萤两人去阿周他们的窑洞里睡下了,不是青九多心,他不能冒着险让这两半大小子和这几人住在一起,小北还没醒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能靠着这两人的一面之词。
    一大早的,纪朗还很困,昨晚半夜本来就醒了一个多小时,回来之后又和青九说了好久的悄悄话,这会儿听到院子里有说话的动静,有些不耐烦的把脑袋钻进被窝里,试图隔绝外面的声音。
    倒是睡在一旁的小满被吵醒,坐起来披着被子揉眼睛,看到一旁已经在穿衣服的梧,很惊喜的出声,“梧,你怎么...”
    “嘘-”梧赶紧示意他看旁边,纪朗还在睡着。
    小满捂住嘴,原本想问出的话也戛然而止。
    两个小家伙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掀开厚厚的门帘出去了。
    院子里,雪阿婆,小树,大雁阿花,阿周还有阿桥和阿宽,都在青九和果七旁边站着,既然这两人决定受罚留下,那该罚也得罚。
    “阿木已经醒了,那一会儿你们回去就当着他的面挨罚。”青九道。“大雁你看着,找两个狩猎者来打就行。”
    “首领...”阿桥面露难色,“能不能得会儿再打,我们的东西还在外面,我俩想先下山背回来。”
    青九,“行,去吧,回来不用过来了,直接回隔壁就行。”
    两人欢欢喜喜的走了,一点也不像是马上要挨打的样子。
    “你不怕他俩跑了?”雪阿婆看着两人出了院子才小声问道。
    “不会,他们要是想跑昨晚就不会回来。”青九还没说话,站在一旁的阿花出声道。
    “那里面的小北怎么办?我刚看了一下,他伤的不算重,但也得养个十天半个月的。”雪阿婆又说道,毕竟人都这样了,肯定是挨不了打的。
    青九冷哼,“养好了再打。”
    这顿打,谁也跑不了,要想留下来,就要受罚,他要让部落的每个人都知道,定下来的规矩,就是要遵守!
新书推荐: 女尊之本来只想当个高级公务员 八零之我抢走了前夫的首富 锻刀阁:我的锻造术自动满级? King疯批游戏 让你御兽,你喂它们吃恶魔果实?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丫鬟清锁 江汉儿女英雄传 在名柯建立提瓦特组织 让你写谎言!你用楚门世界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