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他不打算说

    林思乔感觉自己睡了好久,期间她听到了很多细碎的说话声。
    只是眼皮似有千斤重,怎么掀都掀不开,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天后的事了。
    刚一睁开眼,林思乔就对上了婆婆关切的眼神。
    “乔乔,你总算醒了。”
    “妈,见川他……”
    林思乔一阵恍惚,她记得自己昏倒之前,陆见川好像醒了,可她担心,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假想。
    好在下一秒,陆母就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你放心,川儿他没事了,昨天医疗小组的人已经过来给他做了全身的检查。”
    “你外公也给他看了,说他脑子里的淤血应该是消了,现在只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倒是你……”
    说到这,陆母心疼地摸了摸林思乔的小脸。
    天知道,昨天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他们的心理受到了多大的冲击。
    儿子是醒了,可儿媳妇却病倒了。
    好在,陆见川在她倒下前的一秒,单手把人给接住了。
    “妈,那他伤口有没有崩?”
    陆母摇了摇头,伤口倒是出了点血,不过没什么大事。
    她从保温桶里倒了一碗鸡汤出来,这个小火慢炖了三个多小时,现在喝着刚刚好。
    “乔乔,来喝一口鸡汤。”
    “谢谢妈~~”
    “你个傻孩子,跟妈还客气啥,要说谢,也是妈谢谢你才对。”
    想起医生昨天说的话,陆母到现在还有些心酸,这几天他们虽然人都到了,但在照顾儿子这件事上,乔乔都是亲力亲为。
    擦洗身子的是她,熬药喂药的也是她。
    那晚,乔乔说的那些话,他们也全都听到了。
    这话就不能想,陆母赶紧刹住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乔乔,这几天你什么也别管,好好的把身体给养好了,听到了没?”
    “嗯。”
    林思乔乖巧的点了点头,“妈,你这个鸡汤真是绝了,味道是这个!”
    说完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陆母笑着替她擦掉了嘴角的汤渍,“你爱喝,以后妈就天天给你熬,直到你喝腻了为止。”
    等喝完了鸡汤,林思乔便掀开了床上的被子。
    谁知,陆母却拦住了她。
    林思乔一脸惊讶,“妈,我已经没事了,真的!”
    她那会就是太累了,再加上情绪有些激动,现在睡了一天一夜,身体早就恢复如初了。
    陆母刚想开口说不用了,这人最多还有两三分钟就到了,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
    陆母两手一摊,她说什么来着。
    知道这小两口有一肚子话要说,陆母也没当电灯泡,只是临走时叮嘱了陆见川一句。
    “自己看着点时间,你不休息,乔乔还要休息呢。”
    “知道了,妈。”
    当着婆婆的面,林思乔什么话也没说,给陆见川留了几分面子。
    等房门合上之后,她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单手拄着拐,像个门神一样立在门边的陆见川。
    “你不好好的在床上休息,乱跑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到底没忍心。
    林思乔起身扶了他一把。
    “媳妇儿……”陆见川单手搂上了她的腰后,这才温声解释了起来。
    他的伤口主要集中在背面。
    之前昏迷的时候一直趴在床上养伤,陆见川还不觉得有什么。
    如今已经清醒了,再让他睁着眼睛一天24小时的趴在床上,实属有点难为人了。
    好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伤口已经开始慢慢结痂。
    江医生检查了他伤口的恢复情况后,便准许了他每天早中晚可以下地活动10分钟。
    但江医生也说了,动作幅度必须要轻点。
    见医生都同意了,林思乔也就没再苛责他。
    只是搂紧了他的腰身。
    “伤口还疼吗?”
    “有一点,但是能忍的住,你怎么样了,头还晕吗?”
    林思乔摇头,夫妻俩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十分钟的时间过的也快,没一会江医生就过来敲门了。
    有林思乔在,陆见川这会也不倔了,乖乖的回了自己病房。
    怕他无聊,林思乔特意从医生那里借了几份报纸。
    读报的同时,她也顺带着给陆见川讲了一下这段时间她在港城的见闻。
    江医生一看这情况,这还分什么病房啊。
    当天下午,他便让林思乔将行军床给撤了,随后让护士又加了一张床进来。
    晚上,林思乔照例打了一盆热水。
    之前她只是帮陆见川擦拭了一下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这次她打算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给他清理一次。
    见媳妇儿上来就要脱自己的裤子,陆见川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了?”林思乔蹙眉。
    “媳妇儿……”
    半晌后,陆见川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两个字,“难看。”
    他知道自己这次受的伤远比之前要严重的多,尤其是后背以及大腿根部,他怕媳妇儿看过之后会有心理阴影。
    没想到林思乔却摇了摇头,她知道伤疤对于军人而言,是血性,是荣誉,更是一种成长。
    但此时此刻她作为一名普通的军嫂,她唯有心疼。
    “陆见川,我心疼你,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见他还是沉默着不说话,林思乔道,“如果今天躺在床上的人是我,受伤的人也是我,你会嫌弃吗?”
    “当然不会!”
    “那不就得了。”
    林思乔就这么看着他,直到手腕上的力道松了下去,她这才开始了自己的清理工作。
    完事之后,林思乔趴到了他的耳边,认认真真道。
    “我看过了,一点也不难看。”
    “咳……咳……”陆见川闻言呛咳了好几声,脸红得跟煮熟的虾米一样。
    “好啦,不逗你了,早点休息。”
    说完,林思乔将灯给熄了,只留了一盏应急的台灯。
    许是爱人就在一侧,这一晚林思乔睡的格外的香甜。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陆见川却盯着她的睡颜,失眠了一整个晚上。
    在此之前,他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身上会发生如此离奇的一幕。
    是的,地府里发生的一切,陆见川到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着,只是这件事,他并不打算说出来。
    媳妇儿是不是幸灵者,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人言可畏!
    他不能让媳妇儿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新书推荐: 女尊之本来只想当个高级公务员 八零之我抢走了前夫的首富 锻刀阁:我的锻造术自动满级? King疯批游戏 让你御兽,你喂它们吃恶魔果实?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丫鬟清锁 江汉儿女英雄传 在名柯建立提瓦特组织 让你写谎言!你用楚门世界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