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大唐做战神 > 第650章 谁在攻击

第650章 谁在攻击

    雍奴城,实际上只是一座小小的镇子罢了。其城墙高度不过一丈有余,往昔的守军更是仅仅只有两百人而已。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对于契丹和溪族的两千大军而言,只需要轻轻一口气,就能将这座小城吹得灰飞烟灭。
    然而,当房俊来到此地后,他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放弃。这并非是因为房俊狂妄自大,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毫无防守之力。
    不仅如此,如果要在此地建造城池,无论是从工程进度还是实际效果来看,都远不及在天津城来得理想。
    天津城,作为运河的出口以及定河的出口所在地,有着四五条河流在此汇聚,成为了交通枢纽。
    各种资源源源不断地汇集于此,地理位置极为优越,距离海口也不算太远,同时还是南北运河的交汇之处。
    正是凭借着这种强大的运输能力,天津城如今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发展壮大着。
    相比之下,如果选择雍奴城,情况将会完全不同。房俊暗自思忖着:“很好,雍奴城杀蛮奴,确实是个绝佳的去处啊!”
    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期待之色,心中暗自盘算着。如果能够在第一战中全歼契丹人,那么他的第一个目标就算是圆满达成了。
    主动出击,一举消灭契丹两千精锐,即使是魏征这样的谏臣也难以找出什么可指责之处。如此一来,朝中那些原本指责房俊龟缩不前的大臣们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了。
    这一战关系重大,房俊自然不敢有丝毫马虎。而对于程处默和尉迟宝琳等年轻将领来说,这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首战,他们同样渴望借此机会一战成名。
    这时,有人提醒道:“小三啊,雍奴城的主街道比较狭窄,其他小街道更是只能容纳三匹马并行。到时候要想歼灭契丹的这支军队恐怕并不容易啊。”众人听后,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街道狭窄异常,对于这些骑兵来说,无疑增加了巨大的压力。特别是处于队伍前列的人,如果他们不能坚守住,后面的人连冲锋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他们却始终坚定地顶在前方,这样一来,他们倒下的风险也随之增高。这种情况让房俊感到十分不忍,因为这并非死于战斗,而是被硬生生拖垮而亡。
    \"我们必须加快速度,提前赶到目的地,拆除主街上的房屋。\" 房俊果断地说道。
    程处默和尉迟宝琳听后,面面相觑,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房俊竟然把契丹人当作了什么?他们可不是傻瓜,一旦拆毁了房舍,敌人难道还会傻乎乎地往里钻?
    \"小三,你这个计划......\" 程处默欲言又止。
    \"是觉得太愚蠢了吧?\" 房俊微微一笑,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轻蔑,\"等会儿我们只需将里面的砖头搬运到河边一些地方,契丹大军自然不会起疑。\"
    契丹对于汉军的作战方式还是有所了解的,尤其是在守城方面。汉军在守卫城池时,常常会采取一种独特的策略——拆除房屋。
    他们会将城中的房屋拆解开来,取出其中的木料、砖头和石头等材料,用作守城的器械。而在雍奴城,只有这个特定的地方有足够多的房屋可供拆卸利用。
    因此,契丹人并没有对此产生过多的怀疑。
    然而,程处默却对房俊的计划持有一定的疑虑。
    他认为房俊可能低估了契丹军队的实力:\"契丹真的会如你所料杀进城来吗?我总觉得你过于轻敌了。\"
    房俊明白,要想实现以八百兵力消灭敌军两千的目标,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深知这其中必然存在诸多困难,但他坚信只要在细节上处理得当,就有成功的机会。
    正如常言所道,细节决定成败。在这个关键时刻,房俊需要将每一个环节都处理得更为精细。
    随着大军的不断推进,他们加快了行军速度,白天潜伏休息,夜晚则迅速行动。渐渐地,爱字营的士兵们逐渐适应了重甲骑兵的冲锋战术。
    连续冲锋六七次后,他们依然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丝毫不感疲惫。同时,战马也逐渐适应了这种重载冲锋的节奏,队伍的整体配合越发默契。
    在这个过程中,房俊不断观察和调整战术,注重每一个细节的把握。他与将领们密切商讨,制定出更为完善的作战方案。
    士兵们也积极响应,全力投入训练,以期在战斗中发挥出最佳水平。
    而雍奴已经到了目的地,看着眼前这座规模不大的小县城,房俊心中不禁涌起一丝疑虑和不安。他深知此次任务艰巨,但面对如此陌生且看似脆弱的目标,他也难免感到信心不足。
    于是,房俊当机立断下达命令:清除战马所留下的一切蛛丝马迹!所有战马都被绑上了特制的粪便袋子,以确保他们不会留下任何可追踪的痕迹。
    与此同时,士兵们迅速行动起来,开始拆除周围的房舍。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他们带来了充足的兵器装备,其中各类锤子应有尽有。这些锤子可是破甲的利器啊!
    遥想明清之战时期,战争中的铁甲已经具备了强大的防护能力,可以有效抵御箭矢的攻击。
    然而,要突破这样的坚固防御,最有效的武器莫过于锤子、狼牙棒之类的重击兵器。在那个时代,这类武器得到了广泛应用。
    回到大唐,类似的武器自然也存在。只不过,过去的房俊对它们并不太看重。使用这些锤子时,每挥动一次,整个手臂就会变得麻木无力。
    相比之下,他更倾向于骑枪和大刀等更为顺手的武器。
    \"大家加把劲!不需要过多破坏,只要拆掉一部分房屋就行。毕竟,这里的大街本来就能容纳十几匹战马通过,而且周围还有不少小街道。到时候我们发动突袭,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迅速转移到小街道里逃跑。\" 房俊鼓励着众人说道。
    对方想堆死自己,但短时间也做不到的,骑兵入城,必定不可能密集阵型,骑兵太过密集也是容易出事的。
    毕竟马匹是活物,受惊这种事常见,密集阵型容易造成战马惊慌。这些事情房俊都知道,契丹人不可能不知道,在寻常行军时,军阵通常会较为懒散一些。
    房俊下令后,许多突出的房舍迅速被拆除,木料等物品则被堆积在了河边。
    \"都尉,契丹大军还有三个时辰就会到达。\"宋牛前来禀告,这句话令房俊的脸色略有惊恐之色,他没想到这些家伙来得如此之快。
    \"三个时辰?传我命令,全体人员原地休息,给马匹喂食,士兵们食用肉干。\" 大战即将来临,三个时辰相当于六个小时,正好可以充分地做些准备。
    吃饱喝足之后还能稍作休憩,这样一来,到时队伍的战斗力定能大幅提升。
    \"契丹那边的状况如何?\"房俊接着问道。
    “契丹没有察觉到危险,一路上非常悠闲,也没有派出斥候,显然是瞧不上我们的。”
    宋牛说这话的时候不仅没有伤心,反而一脸的欢快。是的,就是欢快!契丹大军对他们的轻视,让他们有了偷袭的机会。只要偷袭成功,就能获得巨大的收益。
    “悠闲?很好,他们越是悠闲就越好。”一路上,契丹大军显得十分惬意。他们一边喂食着战马,一边向南行进,速度并不快。
    每行走二十里,他们便会停下休息半个时辰,同时不断给马匹投喂饲料。就以这样的速度,一天下来竟然也能跑出百里之遥。
    不得不说,这正是骑兵令人畏惧之处——无需耗费太多粮草,却依旧能够日行百里。
    契丹的士兵们在行军途中,还不忘沿途搜集粮草,并将其放置于马背之上。他们每人皆配备三匹战马,根本不必担忧负重问题。
    “这是打算一边征战,一边筹备粮草啊,真是够悠闲的!”
    程处默得知了情况后,心中不禁涌起一股郁闷之情。这场战斗实在是太过离谱了,难道这些契丹人真的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吗?他暗自思忖着。
    然而,房俊却对此持乐观态度。
    \"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 他兴奋地说道,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只要契丹人继续保持这种轻视,说不定这次他们能够一战成名,威震四方呢!
    爱字营虽然只有区区八百人,但如果能够杀敌八千,那就足以与玄甲军相媲美;倘若能杀敌一万,那简直就是新一代的玄甲军啊!想到这里,房俊的心中充满了豪情壮志。
    \"可就是让人感觉太不爽了。\" 程处默皱起眉头,愤愤不平地抱怨道。
    \"别在意那么多,只要我们能够斩杀敌军,那些所谓的轻蔑又算得了什么呢?\" 房俊对于所谓的面子并没有太多的执着。若非此次形势所迫,他甚至都不愿轻易出战。
    \"嗯,说得没错,他们用自己的性命来轻视我们,其实是他们吃亏了。\" 尉迟宝琳也跟着嘿嘿一笑,表示赞同。
    众人纷纷点头,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他们明白,面对敌人的轻蔑,最好的回应就是以实力说话。只要战胜了对方,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房俊悠闲的吃着肉干,趁着能生火,弄了一锅汤,里面啥也没有,就是一些鱼干,放进去煮了一下,味道也是不错的。
    即将迎来一场激战,士兵们一边品尝着鲜美的热汤,一边摄入宝贵的盐分,而鱼干无疑成为此刻最理想的补给品。
    “不得不说啊,这海鱼干真是太棒了!尽管它含盐量较高,但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正急需盐分呢。”大唐军队向来如此,每逢开战前夕,盐巴就如同免费供应一般被大量投放。
    盐分能够有效地增强士兵们的体力,但过去通常只是让他们直接饮用盐水或是食用极咸的食物。
    然而现在,这些盐已经融入到美味的鱼汤之中。
    “从今往后,这玩意儿必将成为军队中的重要军粮,每次大战之前都得让大家饱餐一顿才行。”
    “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前那些火头军简直乱来,端上来的饭菜总是呛人得难以入口。战斗结束后,每个人都会疯狂地狂饮清水。”
    如今情况大有改观,这道鱼汤不仅能够提供足够的盐分,更能为身体补充所需的营养。房俊深知海鱼干富含丰富的蛋白质,而在战场上,拼的不仅仅是体力,更是持久的耐力。
    虽然蛋白质不像糖那样能迅速提供能量,但它对于维持身体机能至关重要。
    然而,这却是极好的补充品,其持久性远超白糖。
    “老大,大战在即,待开战之前,每人分发一块糖,务必保持体力充沛。”房俊一边大嚼着肉干,一边大口灌下鱼汤,神色从容自若。
    尉迟宝琳则嘿然一笑,信心满满地说道:“小三,尽管放心便是!虽说咱们的气力稍逊一筹,但有了这些鲜美的鱼汤再加上糖分补充,必能战胜契丹无疑。”爱字营不仅装备精良,伙食更是一等一的好。
    在长安时便已有肉食可享,抵达雍奴后,更是各种鱼类随意品尝。特别是那美味可口的海鱼干,爱字营从不缺少,价格实惠得惊人,而房俊对此也毫不吝啬。
    如今的爱字营简直就是实行募兵制下的宠儿,人人都过着舒适惬意的生活。当然,与自幼食肉的契丹人相比,或多或少仍存在一些差距。
    “老大,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啊!契丹人的战斗力可是相当强大的,尤其是在体力方面,咱们根本无法与之相比。所以你一定要叮嘱兄弟们多加小心,一旦开战,一有机会就立刻钻进巷道里躲起来。”
    爱字营人数本来就不多,如果再遭受重创,那可就真的损失惨重了。房俊心里很清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地消灭契丹大军,同时也要最大限度地保护好自己的部队。这件事情难度不小,但无论如何都必须全力以赴。
    随着时间的推移,夜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然而,期待中的契丹大军却迟迟没有出现。原本预计他们会在某个时刻抵达,可实际上却足足延迟了一个时辰,这让房俊感到十分郁闷。
    “都尉,看这情况,契丹大军好像走得挺快的啊。听说是在筹备牧草呢。”宋牛同样面露惊讶之色,对于契丹军队如此嚣张的行为感到不解。
    他们竟然多花了一个时辰去准备牧草,这到底是想干什么?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他们显然是打算在雍奴长期驻扎下去。
    “他们准备得越充分对我们来说越好,因为这些东西最终都会成为我们的战利品。”房俊冷静地分析道。
    他深知战争的变幻莫测,任何一点细节都可能影响到战局的发展。虽然目前形势对己方不利,但只要保持警惕并抓住时机,就有可能化被动为主动。
    契丹大军如汹涌澎湃的洪流一般滚滚而来,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居然毫无顾忌地径直冲向雍奴城,并没有进行丝毫的试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连房俊都感到有些措手不及。
    \"这些契丹人简直就是疯了!难道他们连基本的侦查工作都懒得去做吗?\"尉迟宝琳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与不屑。这种轻蔑和无视让他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确实有些狂妄过头了!即使他们事先得知我们已经撤离,也不该如此托大吧。\"房俊心中暗自思忖道。这样的轻敌行为实在是过于冒险,似乎完全不把对手放在眼里。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欣喜。对方如此轻敌,对于房俊等人来说反而是一个有利的机会。
    毕竟,两千契丹大军轻而易举地进入城中,甚至将多余的马匹随意放置在城外,显然对房俊的袭击毫不担忧。
    房俊的心情相当愉悦,他迅速披上厚重坚实的盔甲,手握一把长达六米的长枪,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战斗。此刻的他信心满满,仿佛胜利就在眼前。
    不久之后,铁蛋回来。
    “都尉,契丹已经入城了。”
    “很好!全员上马,杀……”
    为了这一战能进全功,战马早就上了嘴套,就是防止这些战马嘶鸣,如今已经不需要了,所有人第一个动作就是去掉嘴套。
    跃身上马,直奔主街而去。
    哒哒哒……
    马蹄声炸裂,就像是海啸出现一样,恐怖绝伦。
    “这是什么情况?”
    契丹人对战马非常了解,至少比汉人了解的,第一时间就察觉了异样。
    那沉重的马蹄声绝不是没有驮重物的马蹄声,而是骑兵奔袭的马蹄声。
    “这地方哪来的骑兵,而且还是这种重骑兵。”
    为首的名为萧峰,是契丹一族的王族,也就是贵族。
    是这两千大军的将领,此时已经满脸的惊恐了。
    雍奴城出现敌军,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入城之后并不适合骑兵作战的,对方以有备打无备,他们的处境非常困难了。
    “将军,现在怎么办?”
    马蹄声出现的瞬间,契丹大军就慌了。
    “退出去,只要离开城池,汉人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两千人的大军,岂能说退出去就退出去的,一时间契丹大军出现了慌乱。
    一匹战马因为其主人急切,催促的太急,惊了,一时间周围陷入混乱。
    “装逼,让你们装逼!”
    尉迟宝琳和程处默杀了出来,中间的是房俊,此时已经放下面罩。
    “什么?竟然是铁骑,该死的怎么可能?”
    萧峰已经慌了,任何时候重甲骑兵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难道是玄甲军?”
    玄甲军在番邦的眼中那是有着非常可怕地位的,那是所有人都感到恐惧的一支军队。
    “不是,玄甲军身穿的是黑甲,而这些人身穿银甲。”
    “那就是说大唐有了第二支重甲铁骑。”
    萧峰这一次真的要疯了,大唐出现了第二支重装铁骑,这对草原而言就是灾难,极其恐怖的灾难。
    “事情不妙了,这些人是有心算计,就等着我们进来的。”
    “将军,现在是我们要如何冲出去,不然一定会被重装铁骑撕成碎片的。”
    骑兵打巷战,拼的已经不是战力了,而是防御力了。
    比防御力水平拼得过重甲骑兵,这可是世间防御力最强的军队。
    “该死的,到底是谁在进攻。”
    萧峰脸色大变,此时冲出去已经没有可能了,狭窄的街道,掉头实在太困难了,而且军队已经乱了。
    “冲杀!”
    房俊下令,没有任何的战前喊话,直接开启了血战。
    “杀!”
    以房俊,程处默、尉迟宝琳、薛礼、黑虎为刀剑,爱字营宛如一道箭矢,飞快的杀出。
    “你是何人?”
    萧峰已经傻眼了,这支军队与他以往见到的军队很不一样。
    他们都拿着马槊,前面的五人更是强悍到了极致。
    “我名房俊。”
    房俊冷笑,一枪就刺出,直取萧峰的胸口。
    在战马加速的加持下,房俊的这一枪可谓是石破天惊。
    “房俊,你竟然是房俊?”
    萧峰已经满脸的惊愕了,房俊是何人,那是这雍奴的主人啊!据说已经突破了武王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怎么可能是你,你不应该在天津城守护长孙皇后的吗?”
    “嘿嘿!难怪你们一路上嚣张的啊!原来是这样想的,不错,你说的极为不错,可惜你们想错了。”
    要是别人,那肯定是这样的选择,可房俊与长孙皇后的关系,自然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长孙皇后也不会阻拦什么,而是非常乐意让他出战了。
    “快走,这是房俊,他……”
    噗呲,房俊的长枪已经刺入了萧峰的胸膛。
    “竟然是房俊,快走。”更多人开始疯狂了,房俊主动出击,选了雍奴城埋伏他们。
新书推荐: 女尊之本来只想当个高级公务员 八零之我抢走了前夫的首富 锻刀阁:我的锻造术自动满级? King疯批游戏 让你御兽,你喂它们吃恶魔果实?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丫鬟清锁 江汉儿女英雄传 在名柯建立提瓦特组织 让你写谎言!你用楚门世界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