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世子请叛逆 > 第189章 生死难料

第189章 生死难料

    齐兆没等那人反应过来,直击他门面,干净利索地把人打过去和月夏他们做伙伴,他快速去抓齐正封就要掉落的手,不早不晚,刚好抓住,在他把人往上拖时,吊桥被那人整的摇晃不已。
    齐兆被晃的头晕眼花,就在那一瞬间,齐正封手没抓住松了,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齐正封坠落。
    卫庄没来及救,因月夏的牵制,他还在狠狠揍着那人,等看到时,身子立刻就动了想冲过去救,却急促停留在悬崖边上。
    齐兆在吊桥上手还维持着要抓齐正封手的姿势,看着齐正封掉落的身子,突然惊慌失措大喊:“封儿!”
    月夏才奔至吊桥上,在变成原形之前,扭头给他弟弟丢出去一句话:“在这里等着,我去救他”
    随后好好的月夏变成了硬壳虫子,快速飞向悬崖,目标是齐正封。
    齐兆脸色的唇色发白,他只能感受到掉落的急促风声,看不到正向他冲过来的月夏。
    只有吊桥上的齐兆看到月夏以极快的速度追上齐正封,最后待在齐正封身上不知道在做什么,齐正封很快就不知踪迹。
    跟着齐正封下坠的月夏无意中看到他的脸色,是那么的难看和不理解。很久以后他再想起那一幕的感觉就是,不可置信的错愕,失望到底的妥协,还有自嘲般地微笑沉默。
    他自己感觉不到齐正封的求救,事实上他在赌,赌这悬崖下面不会出事,也怕他弟弟莽撞直接下来,所以他来了。
    齐正封心如死灰,直到他快要落在地面时,身子突然没掉的那么快了,一股轻柔的力量让他轻摔在石头上。
    这是月夏在拼尽全身力量在帮他不被摔死。等安稳落地,它费力进去一个地方藏身,才像只死虫子一样一动不动的趴着待在那里。
    齐正封仰躺在石头上没动,回想着刚刚的事情,眼睛闭上,突然听到耳边有脚步声靠近,不一会儿什么东西被丢在这边,感觉像是一块石头,同时也响起一句话:“在这儿呢,也省的再去找,去,把他带上,一会人该等着急了”
    齐正封更加不想暴露,任由什么东西把他慢慢顶翻过来,一大股气息不断冲他脸上喷洒,又腥又臭。
    怎么感觉那么像吃肉的野兽?
    听那人说要带上自己,估计自己的命暂时不会丢,虽然没被摔死,但是这会也跟死差不多了,随意吧,毁灭吧。
    齐正封感觉自己好像被这野兽咬在嘴巴里,轻轻的,腰侧的衣服布料温热潮湿。他真想此刻真的晕死过去,就不至于被这野兽“非礼”。
    和齐正封感受不同的却是一直在等着被带进去的月夏,牢牢窝在齐正封的胸口的衣服里,他兴奋极了,别的妖住的地方他是真的好奇。
    他往外跑的目的很单纯,也就是逛遍各种妖族的老巢,不被发现更好,发现了就玩命逃跑。
    但是他不敢跟他母亲商量,因为他母亲绝对不会同意。而他姨母偶尔向着他,偶尔又不向着他,为了保险起见,他谁也没告诉。
    可能他天生就对所有危险感知的很快,在他长这么大中,磕磕绊绊的事情没少,但伤不到他的性命,他也就更加胆大妄为。再加上又有了个弟弟,虽说这个弟弟是个人族弱的很,但他不介意保护他,只要他别把自己的事情捅破。
    这回他没带他弟弟下来,就是为了保护他,他认为上面的其中一个人已经被他们揍趴下,可以忽视掉那个人的战斗力。
    至于齐叔,他从前就没看透过这个人,更别提现在了,但他却对这个人很放心,因为这个人的目标并不是他的弟弟。在上面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出来了。
    月夏想的很美好,还在上面的齐兆却有些急躁:为什么没出现那个特殊的力量!是自己感知错了吗?
    他还在不停怀疑自己,人还在吊桥上,眼睛却看向桥边的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站在那边的卫庄没在做什么奇怪的事,地上这个人已经被他打晕了,他得把人绑好做好防备。
    至于齐叔那儿,可能需要点时间让他缓解一下悲伤,毕竟是从他自己手中掉下去的儿子,现在还生死难料。
    他哥的话还让他没那么担心,毕竟是妖族,做事情绝对靠谱,他只要把自己管好就行了。
    他看到地上那个人鼻青脸肿的,伸手把那人的腰带扯下来,用来绑他的手腕,弄好之后,他又觉得不保险,又把绳子解开,脱了他的外袍快速的把他的手和脚都绑起来。
    最后丢在那处平台的角落里。
    这下他才安心的转过头去看齐叔,可他还是抵不过人心难料。
    脸还没转过去就被打晕了,他倒在地上,最后只听见棍子落地的声音就失去意识了。
    “多谢你了,帮我绑好那个人。现在你也该休息休息了。”齐兆把人扛着在肩上,带着就过了吊桥,顺着吊桥那边的台阶一路往下。
    他知道这是狼妖的地盘,可最初是他的,只是太久没来就失去了这个地方,而且就算来了也没办法进来,他打不过狼妖。
    吊桥上的那件事,他觉得齐正封已经知道了他做的事,也不知是他放弃的太明显了,还是齐正封敏锐的可怕,那眼神让他不能忽视。
    他对此很失望,什么都没有试探出来,又暴露在齐正封的眼皮底下。
    他感觉他儿子齐正封应该能哄回来,毕竟他很缺爱,自己下次最多不再做的那么明显。
    可那个妖族月夏是一定要除的,他居然帮齐正封,没完没了的看着烦。看他在乎这个弟弟,不如就让他弟弟来牵制他。
    顺便再让这里的妖族除掉他。
    他很久之前就有一个想法,想成为一个妖族,但是他没办法做到。只能成为一名除妖师,但他手艺还没学精,他就把他师父杀掉了。他师父防他防的明明白白,他也不得已这样做。
    后来妖族还没处明白,就被人族给害了。
    但是他想做的事情总是要去做的,谁也不可以阻拦。
    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而他能做到的只能是遇妖杀妖的一半,用阴谋诡计能除一个算一个,毕竟妖族还是单纯的很。
新书推荐: 女尊之本来只想当个高级公务员 八零之我抢走了前夫的首富 锻刀阁:我的锻造术自动满级? King疯批游戏 让你御兽,你喂它们吃恶魔果实?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丫鬟清锁 江汉儿女英雄传 在名柯建立提瓦特组织 让你写谎言!你用楚门世界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