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神明游戏里当杀神 > 第135章 瓶中世界35

第135章 瓶中世界35

    “我今天不会离开这,明天之后就再也不会再回到这了。”
    沈祈灵抬头望天,天空灰蒙蒙的,就像是新娘头上的纱幔落了灰。
    枭咲习惯了沉默无声地站在一边,不哭不闹,只是扮演者一个满足各项条款的乖孩子。沈祈灵可不喜欢那样的生活,她总要反抗的。
    “你喜欢这天空吗?”沈祈灵问枭咲道。
    枭咲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也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是喜欢。
    “我珍惜一切,无论美丑。”
    “第一次听到有人把不知美丑说的那么清新脱俗,一定是奥幕那家伙教你的吧。”沈祈灵回过脸,盯着枭咲的脸,她不常这么做,有的时候她喜欢被自己观察的对象永远察觉不到她的行为。
    “我也是可以学习的,我也是……会学习的。”出乎意料地,枭咲这一次没有理所当然地打哈哈,相反,他的语气里第一次露出来生动的情绪,一种反抗那些顺理成章规定的情绪。
    “也许你也可以独立思考?”沈祈灵反问,但她并不希望同枭咲在这个话题上争个高低,而是另有目的,“但这不代表你有选择的权利。”
    没有选择的权利,沈祈灵很清楚在几个孩子中,枭咲究竟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所以她不需要把话挑得太明了,因为她相信枭咲能够明白。
    枭咲不再说话了,他耷拉着头,像一颗已经失去了所有生机的果子,孤零零地挂在枝头,一阵风来就能把它摔得稀巴烂。
    枭咲脸上的表情代表着难过,也许还有继续已久的委屈,但沈祈灵并不打算借给他一个肩膀,她并不是救世主,她顶多只是末世号角吹响前的警世之钟。
    她不会像耶*稣那样为了赎去世人所有的罪孽就将自己献身于十字架上,她也没有那种义务,如果要赎清世人的罪孽,那应当是世人的共同任务。
    “我能看得出来,你想要拥有选择权,但你一直未曾拥有,但这并不是你的错,枭咲。”
    沈祈灵朝枭咲靠近了一步,她抬起一只手,摊开掌心,眼神逐渐变得严肃。
    “如果我能给你一次选择的权利,你想要试试看吗?”
    枭咲愣住了,他定定地看着沈祈灵,手伸出了几厘米后又兀地锁了回去,“我……我有些惶恐,也……也很惊喜,但我还是不明白你话里的意思,所谓选择是让我自行选择死亡的方式吗?”
    说着,枭咲正色起来,“可是你并不具备这样的权利啊,这会让家族牵连你。”
    “你这人真奇怪,明明该利己的时候却偏偏要选择怜悯众生。”沈祈灵眯了眯眼,却没有强迫枭咲。
    “你听说过帝斯曼家族正在研制的不死神药吗?”权衡再三,沈祈灵又开口道。
    这一次枭咲没再犹豫,“记得。”
    沈祈灵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切开始朝着她希望的方向发展了,“我知道没人比你更清楚那种药,也没人比你更希望那种药研究成功。”
    “没有成功,我还是太没用了,我还是没有成功……”枭咲说这些话时表情复杂,沈祈灵早就学会像奥幕那样通过微表情分析旁人的心理了,现在也不例外。
    “枭咲,你不用这么自暴自弃,因为你确实做到了,只是这件事被帝斯曼家族的高层封死了,我也是通过沈佑唯才知道的。”沈祈灵拉住枭咲捶打在自己脑壳上的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些。当一个人情绪激动时,太过具有刺激性的声音只会让他的状况更糟。
    枭咲顿住动作,有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沈祈灵认为此刻的枭咲是欣喜又绝望的。欣喜在于之后再也没有实验体要继续受苦了,绝望在于他的一生只为试*药而活,终究不值得。
    “我知道你的痛苦,枭咲,我和奥幕也曾经历过。”沈祈灵循循善诱道。“所以我们不会让帝斯曼家族那帮人轻易得逞。”
    “你想要活下去,我可以给你这个选择的机会。”说着沈祈灵掏出一个形状像是牡蛎一样的石头盒子。
    “这里面装的就是帝斯曼家族研发出的不死药,吃与不吃,选择在你。”
    沈祈灵把石盒递到枭咲面前,她明显地看见枭咲迟疑了。
    他依旧无法轻易说服自己伸手去接,因为他只被强迫过。良久的迟疑后,他还是从沈祈灵手中结果了那个石盒。
    “可是他们就要销毁我了。”
    “选择了不死药,你就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未来。”沈祈灵反驳道。
    “可是我对他们的用处就只是试药,帝斯曼家族不会养闲人的,更何况这一定会牵连你。”枭咲捏着手中的石盒,又犹豫了。
    沈祈灵并没有催他,她会给他充足的时间考虑,直到他选择乖乖打开石盒,然后……她送给了他一个可以提前结束痛苦的礼物,一个可以不进帝斯曼家族销毁炉的礼物,一个死而后生的礼物。
    记忆再次散去,沈祈灵感觉自己就要跑到记忆长廊的尽头了,出口处的光最亮,也是她所有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段。
    “正在进行意识载入。”
    “意识载入中……5%。”
    “你……还……真……是……胆……大……妄……为……啊……奥……幕……”
    帝斯曼家族地下基地三十三层实验室内,奥幕正焦头烂额地处理着计算机上的文件,而脑机储存箱的中央正摆放着一颗鲜活的大脑。
    “谁让你当初自断后路,活该。”奥幕不耐烦地冷哼道。
    “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好……好……先……生,你……脾……气……真……臭。”
    正在通过脑机不断转移自身意识和数据的沈祈灵说话时一卡一卡的,就像是电视信号故障,电流杂音一阵一阵地往外涌。
    “也许需要反思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罗斯蒙德,我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反抗军不能那么激进,要慢慢来。但是你现在把一切都搞砸了,甚至还蠢到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这是……不可避免……的,奥幕,祂一直……不愿意放……过我。我能……感受到,祂在……呼唤我,打压……我,试图……让我臣服,这是……不可能……的。”
    随和意识复制上传的进度加快,沈祈灵的声音也逐渐从断断续续的电子音变得流畅连贯起来。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我们的联盟还没有决裂,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商量好对策再下手?”奥幕强忍着怒气,他明明要疯了,却还是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温文尔雅。
    有失形象,愤怒只会让人变得愚蠢,深呼吸,深呼吸。
    “如果你身处我那种境地……就会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和你一样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我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继续和西大区那帮子……人废话,我必须从他们手上得到……星石碎片。”
    “所以你就把自己炸了?”奥幕简直要被气笑了。
    “不,是吧愚人号炸了,还顺便牵制住了帝斯曼家族的动作,你轻松了,这算是我的功劳。”沈祈灵持反对意见,现在她的声音已经变得100%流畅,虽然依旧是机械式的电子音,但没有磕绊了,甚至还具备了智慧和知觉的特性。
    “听我说,我这次可没办法任由你胡闹还上赶着感谢你。”奥幕拒绝被pua。“你太偏激了,罗斯蒙德,你明明可以全身而退。”
    “但我不能让帝斯曼家族得到那东西,他们几乎已经摸到那个门槛了。”沈祈灵据理力争。
    终于,奥幕噼里啪啦打键盘的动作停顿了一瞬,“到什么程度了?”
    “他们没有跟你说吗?真叫人意外,你在外人眼中简直是那位董事长身边的大红人。”
    奥幕听出来沈祈灵的玩笑讽刺,他按下操作台上的确认键。“没你出名,莉莉丝的幽灵,你可是逼疯了亚当。”操作台上的红色指示灯滴滴响了两声,而后脑机开始深度运转。
    “意识替换程序确认完毕,请反复确认无误后按下开始按钮,警告:程序一旦开始运行,则不可逆转。”
    “开始!”奥幕按下按钮,脑机程序瞬间响应,一行行代码开始自我删除,转而代之的是奥幕刚编辑的新代码。
    “意识替换程序开始,替换对号初号机,代号‘亚当’。”
    脑机控制中枢的电子音一字一顿播报着,随后沈祈灵通过播放器穿出来的声音开始失真,好像有另一个意识正在同她向互拉扯抗争一般。
    “我有一个问题,替换完的我,到底是亚当,还是我自己呢?”
    “你既不会是现在的自己,也不会是从前的亚当,亚当让你新生,你让亚当复活。”
    “你的答案太暧昧了,奥幕,真正的答案应该是——我和亚当,只能活一个,而杀*人*犯永远也不可能始终如故。”
    “你还是那么具备攻击性。”
    “实事求是罢了。”
    “也许我们该常怀希望。”
    “悲观有利于排空华而不实的期待。”
    “我希望最后是你回来。”
    “很好,你这个共犯。”
    最终的记忆在两人的交谈中进入尾声,沈祈灵也终于跨过了那道长长的记忆之廊,来到了开口。
    “开门吧。”
    当沈祈灵将手搭在门把手上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对她开口道。
    “你终于回来了。”沈祈灵动作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来。“无限。”
    吱呀——
    厚重的木门声传来,“恭喜你闯关成功,在没有我的人情况下。”
    “只不过其中满是波折,也许我还是需要你的。”沈祈灵脑海中划过一段回忆。
    “还记得吗,你说过,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无限有意同她开玩笑道,“现在你做到了,逃脱了我兄弟的圈套。”
    “你们很厉害,我差点就彻底迷失在里面了。”沈祈灵没有任何胜利后的喜悦。
    “抱歉,道义上讲,我很想帮你,但我不能那么做,论及本质,我们才是敌人。”
    “你不需要道歉,实话说,要不是你当时的突然失联,我还没办法那么快脱离脑世界。我们并不是敌人……”沈祈灵伸出一只手,“等我完成了任务,我们还会再见的。”
    对于沈祈灵伸出的那只手,只要无限想,他就能以意识的形态握住,但他拒绝那么做。“这副躯壳属于你了,但我无权替代我的另一个兄弟接受你。”他说。
    在沈祈灵离开意识空间的最后几秒,无线终于再次开口了,“一共三个,你现在只击败了其中两个,沈祈灵,还有一个永远与你同在。”
    “白鸽……”沈祈灵讶然一句,从意识空间里跌了出去,四周场景迅速变换,颜色以光速加深,最后混沌为一团黑洞。
    她终于又回到现实了。
    滴——滴——滴——
    滴——滴——滴——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南大区——
    原本记录休眠舱意识体的维生仪突然发了疯似地鸣响不止这可吓坏了值班的研究员,他立即按下警示铃,随后,不到三分钟时间,实验室中就聚集了一堆监测员。
    “调低脉冲电流,减少刺激,现在,立刻!”凯娜对守在控制台前的研究员下达指令道,对方立刻执行,没有丝毫迟疑。
    “没想到真让他办到了。”凯娜盯着休眠舱旁维生仪上跳动的数据,心中激动不已,当看到有几个笨手笨脚的监测员试图靠近时,她更是护犊子似地大吼。
    那是她用几年时光换来的成就,证明了她在精神意识领域提出的观点是正确的,谁也不不能在这种重要的档口毁了她的心血。
    顶着凯娜的怒吼,爱德华这才慢悠悠地挪进实验室,他迷离着双眼,刚睡醒,胡子拉碴不修边幅。
    一见到爱德华那副半梦半醒的模样,凯娜心底就蹭地生出一团怒气,但好在研究有了进展,她便决定压下心底那团火气,对这位研究推进的大功臣稍微好一些。
新书推荐: 女尊之本来只想当个高级公务员 八零之我抢走了前夫的首富 锻刀阁:我的锻造术自动满级? King疯批游戏 让你御兽,你喂它们吃恶魔果实? 吐槽节目:我怒怼百万家长 丫鬟清锁 江汉儿女英雄传 在名柯建立提瓦特组织 让你写谎言!你用楚门世界碾压?